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道德经 > 正文

老子道德经第二十三章原文及译文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2020-06-08 17:30:20分类:道德经浏览:88


导读:相信很多人都有听过“老子道德经第二十三章”我们先来看看大家对于“老子道德经第二十三章”有什么看法:1.在这一章里,老子说得道的圣人要行“不言之教”。他说,只要相信道,照着做,就自...

相信很多人都有听过“老子道德经第二十三章”我们先来看看大家对于“老子道德经第二十三章”有什么看法:


1.在这一章里,老子说得道的圣人要行“不言之教”。他说,只要相信 道,照着做,就自然会得到道。反之,就不可能得到道。在本章里老子举自 然界的例子,说明狂风暴雨不能整天刮个不停、下个没完。天地掀起的暴风 骤雨都不能够长久,更何况人滥施苛政、虐害百姓呢?这个比喻十分恰切, 有很强的说服力。它告诫统治者要遵循道的原则,遵循自然规律,暴政是长 久不了的。统治者如果清静无为,那么社会就会出现安宁平和的风气;统治 者如果恣肆横行,那么人民就会抗拒他;如果统治者诚信不足,老百姓就不 会信任他。纵观古今中外的历史,哪一个施行暴戾苛政的统治者不是短命而 亡呢?中国第一个封建中央集权的王朝秦朝仅仅存在了一二十年的时间,原 因何在?就是由于秦朝施行暴政、苛政,人民群众无法按正常方式生活下去 了,被迫揭竿而起。另一个短命而亡的王朝隋朝何尝不是因施行暴政而激起 人民的反抗,最后被唐王朝所取代呢?历史是一面镜子,它反映出的是统治 者清静无为,不对百姓们发号施令,不强制人民缴粮纳税,那么这个社会就比 较符合自然,就比较清明淳朴。统治者与老百姓相安无事,统治者的天下就可 以长存。


2.对于这一章的学习,自己所反省的也就是去评估当下自己处在什么样的阶段。处在顺道的阶段,是一种认知非常深刻的境界,基本已是无执着妄想了,所以起心动念都在顺道而行。这也是自己的期望的目标。不过在这之前自己就是先来感悟并践行积德,也就是让自己的能量在不断的蓄积过程之中,在精神上我会不断的蓄积,在物质上我也会不断的蓄积。具体来说也就是我会成为一个感情充沛的人,同时我也就是一个物质富裕的人。


3.这一章并没有去说怎么做到顺道积德,其实在之前的不少章节中已经讲过了。比如第八章的像水一样,处下、利万物、不争,当我把自己放在低位的时候也就是利于去蓄积的位置,也因为自己在利万物,我在不断的往外去给予的时候,我也因此在蓄积着自己的能量,现实中因果循环的原理是很玄妙的。不过这一章自己的感悟也就是对于这种稳定状态的画面,自己到底是处于能量不断的增加还是流失的状态呢?自己是否有在顺道而行呢?观察这种状态对自己就会是很好的指引。


4.“听之不闻名曰希”,“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,行不言之教”,道本身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,就像听不见的声音,所以圣人在进行“道”的教育时,是主张不用语言的。如果一定要用语言,也可以用自然界中的事例来进行说明,自然而然的一切,是最能够简单明了地说明道的。这就是“希言自然”的意思。

老子道德经第二十三章原文及译文

看完大家说的,是不是对道德经更感兴趣了,那么布衣道网接着再来说说“老子道德经第二十三章原文及译文”


第二十三章


[原文]


希言自然①。故飘风②不终朝,骤雨③不终日,孰为此者?天地。天地尚不能久,而况于人乎?故从事于道者同于道④;德者同于德;失者同于失⑤。同于道者,道亦乐得之;同于德者,德亦乐得之;同于失者,失亦乐得之。信不足焉,有不信焉!


[译文]


不言政令不扰民是合乎于自然的。狂风刮不了一个早晨,暴雨下不了一整天。谁使它这样的呢?天地。天地的狂暴尚且不能长久,更何况是人呢?所以,从事于道的就同于道,从事于德的就同于德,从事于失的人就同于失。同于道的人,道也乐于得到他;同于德的人,德也乐于得到他;同于失的人,失也乐于得到他。统治者的诚信不足,就会有人不信任。


[注释]


1、希言:字面意思是少说话。此处指统治者少施加政令、不扰民的意思。


2、飘风:大风、强风。


3、骤雨:大雨、暴雨。


4、从事于道者:按道办事的人。此处指统治者按道施政。


5、失:指失道或失德。

 


[延伸阅读1]王弼《道德经注》


希言自然。

听之不闻名曰希。下章言道之出言,淡兮其无味也,视之不足见,听之不足闻。然则无味不足听之言,乃是自然之至言也。


故飘风不终朝,骤雨不终日。孰为此者?天地。天地尚不能久,而况於人乎?

言暴疾美兴不长也。


故从事於道者,道者同於道,

从事,谓举动从事於道者也。道以无形无为,成济万物,故从事於道者,以无为为君,不言为教,绵绵若存。而物得其真,与道同体,故曰同於道。


德者同於德,

得,少也,少则得,故曰得也。行得则与得同体,故曰同於得也。


失者同於失。

失,累多也,累多则失,故曰失也。行失则与失同体,故曰同於失也。


同於道者,道亦乐得之;同於德者,德亦乐得之;同於失者,失亦乐得之。

言随行其所,故同而应之。


信不足焉,有不信焉。

忠信不足於下焉,有不信也。


 

[延伸阅读2]苏辙《老子解》


希言自然。

言出於自然,則簡而中;非其自然而強言之,則煩而俳信矣。故曰道之出口,淡乎其無味,視之不足見,聽之不足聞,用之不可既。此所謂希言矣。


飄風不終朝,暴雨不終日。孰為此者?天地。天地尚不能久,而況於人乎?

陰陽不爭,風雨時至,不疾不徐,盡其勢之所至而後止。若夫陽亢於上,陰伏於下,否而不得洩,於是為飄風暴雨,若將不勝,然其勢不能以終日。古之聖人言出於希,行出於夷,皆因其自然,故久而不窮。世或厭之,以為不若詭辮之悅耳,怪行之驚世,不知其不能久也。


故從事於道者,道者同於道,德者同於德,失者同於失。同於道者,道亦得之;同於德者,德亦得之;同於失者,失亦得之。

孔子曰:苟志於仁矣,無惡也。故曰仁者之過易辭。志於仁猶若此,而況志於道者乎?夫苟從事於道矣,則其所為合於道者得道,合於德者得德,不幸而失,雖失於所為,然必有得於道德矣。


信不足,有不信。

不知道者,信道不篤,因其失而疑之,於是益以不信。失惟知道,然後不以得失疑道也。


以上就是“老子道德经第二十三章原文及译文”的全部内容了,如果您想了解更多关于道德经的内容,欢迎收藏我们的网站布衣道网www.buydaojia.com,我们会为您带来更多关于“老子道德经第二十三章原文及译文”的其他内容。